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

乱伦

2016-09-22 05:24 PM作者:天天撸,天天撸啊撸,天天撸一撸,天天撸在线av视频,天天撸在线视频

.
澳门金沙娱乐城首冲100送33,活动注册网址:9977z.com


  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绰号比色狼更适合我了,在娘的肚子里我就已经开始手淫了。这也许你觉得这只是天方夜
谈,其实不然,如果你还处在子宫发育的阶段,就天天被一个肉棍来回击打,而你却无力反抗的时候,那么自然而
然的,你也只有用自己的肉棍来发泄怒火了。


  当我出生以后,我和所有婴儿一样——离开母体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女人的乳头。我就用这样的方式来
报复我那欲火滔天的老爸。霸占了那原本专属于他的东西。可是他偏偏却无可奈何。


  据当时的目击证人说:「我的出生只证明了一件事——人类绝对是由猿类进化来的,这一点在我身上体现的淋
漓尽致。我的毛发多的惊人,浑身上下布的密密麻麻,尤其是头发,又黑又粗,几乎长的比我的身体还长。根据中
国人的传统观念来说;男人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那么他除了流氓就和艺术家之外就不会是另一种人。我很幸运
的便拥有了这两种」高雅「的头衔。


  慢慢的,我由1岁开始进化到7岁,意识也开始呈几何跳跃的方式开始成熟。


  我开始深深的了解我的家庭,我发现和别的家庭相比,我们这家人更象是在美国生活的家庭。虽然我们只是生
活在一个贫困的小山村,但是一种民主和自由始终贯穿着我们周围。具体表现在不分男女老少、尊卑贵贱、称呼对
方一律肆意发挥。


  比如奶奶喊我」小狗崽子「,老爸称我奶奶为」老不死「,老妈白天叫老爸」挨千刀的「,晚上改名为」畜生
「。


  我一直奇怪,其实老爸和我们家里养的几头畜生在外表上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为什么老妈会这么称呼他?后
来,在我晚上偶然几次被尿憋醒的时候,我开始有些似懂非懂了。


  有好几次在早上时候,我被尿意憋醒了,在下床出去解决的时候,就听见老爸老妈的屋子里传来一阵怪异的声
音,刚开始也没有在意,后来听的多了,心里也很是奇怪。终于在有一天,我偷偷的掀开帘子,看看他们到底在搞
什么东西。


  掀开帘子以后,首先在眼前的是两个光溜溜的身子。上面满满的全是汗水。


  不过两个人的下体是紧紧的连在一起的。老妈跪在炕上,两个奶子垂在身下晃动不止。口中一直嘟囔着:」老
畜生,还没完事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做这个,晚上做,早上也做,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的劲头。老爸没有吭气,
只是跪在她身后,身子还在一挺一挺的。嘴里哼哼叫不停。


  我有些明白了老妈为什么叫老爸畜生了,因为院子里的大花狗和村东头的母狗配种的时候也是这个姿势,和老
爸的姿势颇有些雷同之处。而且他们完事的时候,都会流出一些白花花的东西在母的屁股上。


  后来在我尝到这种滋味的时候,我明白了,老爸这种牛犊一般的疯狂应该属于那首名诗里面形容的那样——天
生我材必有用,千「精」散尽还复来。


  就这样,我在观赏着老爸老妈的床戏中度过了我的童年。那一年,老爸30岁。在拥有了自己的种——就是我
以后也继续拥有着那块合法的土地。这块土地风景不错但还不太肥沃,他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日以继夜、废寝忘
食、一年四季在地里折腾。但是广种必然薄收,老爸再怎么折腾,也没能捣弄出来一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终于到了我要上小学的时候了,因为在村子里面,我家里还算的是富裕的了,老爸把我送到县城里的小学上学,
和我同去的的还有村长的儿子——李明。这个是他的大名,不过我从来不这么叫他。就好像他从来不叫我大名一样。
他只称呼我猴子。只因为我的毛发比较茂盛,和传说中的某种动物比较相似。不过我也称呼他阿黄,因为他的头发
有些发黄。还因为这个名字在村子里有很多狗狗也这么叫。


  他是一个和我弹玻璃球从来没有赢过的主。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反应迟钝的家伙居然比我要收县城里的老师喜欢。
我也知道,象我这样一个整天只知道打架、掀女孩子裙子的家伙是不可能被老师们宠爱的。可是我还是不能忍受阿
黄居然比我收欢迎。甚至比我刚更加入少先队。所以后来我一直认为,那个戴在脖子上红彤彤的东西除了擦鼻涕方
便一些就没有别的用处了。


  小兰是我第一个女性朋友,其实说朋友还不如说是我威胁的对象更恰当一些。


  只因为她在班里是长的最可爱的一个,最起码我只这么认为的。按我们那个年代的审美标准,她这样有两个乌
黑的大辫子,而且是大眼睛,双眼皮的MM基本上都可以说是天香国色了。所以我运用了我的拳头,强行的在老师
分座位的时候和一个戴着眼镜,假装文质彬彬的狗屎换了一下。


  我不知道这次换座位对于小兰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她从此不再受别的男生的骚扰。可是却一再不停的被
我骚扰。我一直好奇晚上老爸老妈做的事情。


  总想和小兰也试验一下。


  再被小兰拒绝了第一万次以后,第一万零一次,我终于成功了。小兰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我仔细的看着她
下面到底和我有什么不同。她没有发育的裸体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后来干脆把自己的也脱干净做详细的
比较。比较了半天,除了她有洞而我没有之外,我看不出来还有什么区别。


  我又强迫性的让她跪在我面前,从她后面学着老爸老妈的样子前后挺动。可是我没有那种看起来异样的感觉。
就算是强迫着小兰学老妈那样骂我是畜生的时候也没有。不过在多年以后,我痛恨自己的发育缓慢。让我失去了在
8岁时就破坏初男之身的壮举。


  后来我逐渐的长大了,懂得的事情也多了一些。男女的事情也听村子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说了一些。明白这是
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虽然我对于这些说法很是反感,可为了我光辉的形象,我还是收敛了许多。


  一直到小学毕业,我实在是念不下去了。我宁可对着我们家的大花狗自言自语也不愿意在对着班主任那张满是
褶皱的老脸。在老爸的一顿皮鞭教育下,我依然没有屈服。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做共产党的料子。对于敌人,我一
直是不屈不挠的。


  老爸最后还是无可奈何了。也放任我在家里游手好闲起来。那时侯老爸已经有自己的小公司了。干脆把我们全
家都搬到县城里。临走的时候,阿黄来送我,还显得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可是我知道他是惦记我的那堆五颜六色
的玻璃球。


  我要求他先把他的红领巾给我擤擤鼻涕。他虽然很反感,可还是答应。那是我这辈子擤鼻涕擤的最爽的一次。
一直到我把鼻子全都擤红了才把红领巾还给他。


  可是我的玻璃球最后还是没有给他。我把它全扔在水田里。让阿

◆◆◆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dvdv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黄自己去一个一个的找。因为我知道那片水田
里有很多蚂蟥。


  到了县城以后,我又在家里闲逛了半年。这半年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天天可以一直睡到中午,只凭这一点就让我觉得自己是全天底下顶级逍遥的小孩了。


  其实我的生活还是很有规律的。最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每天起床后,先随便拔几口饭,然后去外面院子
和几个捡破烂的小孩聊天。碰见有对我们不礼貌的人。比我大的我就骂他一句然后闪人,比我小的,我就坚决一顿
暴打绝不留情。所以我自我感觉我的身体还是得到很充分的锻炼的。这比那些花大价钱去什么狗屁健身房瞎练的傻
X要强很多。


  只可惜我的逍遥生活并没有维持很久,老爸又一次开始逼迫我去上学。虽然这一次我反抗的更加剧烈。可是结
果还是以我失败而告终了。原因很简单,我如果不去上学,那么我就必须要去老爸的小公司帮忙。相比之下,还是
上学好一些,最起码在学校里都是和我年龄相符的人,我可以随意欺负,但在公司就不一样了,都是大人,可能我
一个也打不过。这绝对是能让我郁闷死的一个地方。


  我重新就读的一个学校只有几百个学生,而且据说是县城里最差的学校。没办法,老爸的能量有限,能让我继
续读书已经快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所以对于地方的选择就只能无可奈何了。


  这所学校也算得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学校了。在十年后本县上有点名气的流氓和妓女,几乎有一半是这所学校出
产的。刚去的时候,我被分配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放眼望去面前,眼前除了黑压压的脑袋,就看不到别的东西了。
所以我必须站着才勉强看得见黑板。其实,看不看得见黑板我倒不太在乎。因为哪个黑糊糊的东西对我根本没有任
何吸引力。


  我就这样看着大家的脑袋度过了我的小学生涯。不过象我这样的人居然也可以顺利的考上中学,这的确让我那
个半文盲的老爸美的喜笑颜开。其实有好几次我想告诉老爸,我们上中学的是全班都上的,哪怕你4门成绩加起来
还不够4分可以。不过看着老爸高兴的样子,我也实在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从这个方面来说,我还是比较孝顺的,
不是吗?


  上了中学以后,我的个子和身材象被气球吹起来似的疯狂的增长。随着身体的发育,我的思想也开始出现萌动。
我慢慢的开始对女生的身体发生兴趣。只是象小学的时候对待小兰那样的举动我是没有再做出来。不是我不想,只
是全班的女生对我都没有兴趣。其实每次照镜子,我自我感觉我还是很帅的,为什么我就一直不能得到女生的青睐
呢?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在女生身上得不到答案,我就转念在老爸老妈身上找。可惜自从全家搬到县城以后,老爸好象越来越忙了,老
妈骂老爸畜生的时候也少的可怜。


  可是我的性欲并没有因为他们短暂的停止而轰然消亡。反而却更加轰轰烈烈起来。


  一直到有一天半夜,我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了身穿着睡衣的老妈。其他她身材并不好,只是胜在衣服穿的少,
而我又处在一个性欲迸发的青春年代。不过我敢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我以前可是没有对老妈产生邪念的。怪只
怪她穿的太少,这却由不得我了。


  我记得不知道有哪位冒充哲学家的傻X曾经说过,与畜生相比,男人只有两种品格值得尊重:一种是聪明,一
种是善良。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就是「畜生」,或者更深一层说,把我和畜生相比是对畜生的一种侮辱。


  反正那天晚上,畜生能做的事情我都做了。老妈单薄的身体完全抵挡不了我粗暴的侵略。可是当我第一次把鸡
巴插进去的时候,我很丢人的早泄了。


  我不知道我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是遗传老爸还是遗传老妈。反正我第一次的早泄并没有阻挡我第二次的尝试。
也许这种精神对于老妈来说是一种悲哀吧。她又一次被我「畜生」了。


  第二次的经历是完美的。正如同雷漫所说的,每一次进行一件相同的事情都要比上一次更完美。我完美的又一
次占有了老妈。我就是这么一个大胆而又他妈的无耻的一个人,甚至在我头一次遗精时我都很镇定。我毫不在意的
连内裤都没换,靠着我处男的热量将它烘干,继续穿了一个礼拜才把它脱下来扔进洗衣机。


  再我第二次把鸡巴插如老妈的身体的时候,老妈已经完全停止了抵抗。当妓女第一次接客的时候,她会害羞,
她会彷徨,她会犹豫,她会伤心。可是当妓女第二次再做的时候,什么事情就都变的无所谓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说的是妓女,也说的是老妈。


  和老妈做爱我所射出来的精液是很多了,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一直到我看了一个叫周X
X的电影才恍然大悟。用里面时髦的语言来说就是——真他妈的射的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而
不可收拾。


  自从有了这样一次经历,我和老妈的关系就变的随便起来。我不在靠用手指他老人家来解决我的个人问题。我
终于可以靠自己的老妈来解决了。我随时随地的和她做着人类最早先就会的动作。技术熟练的像一个八级钳工。


  这时候的我走在学校里,看见一个个愣头愣脑的傻X都觉得他们幼稚,整个一个小毛孩子。当然,我自己已经
被升格为男人级别的同志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乐极生悲这句话,要是被我发现这个乌鸦嘴,我第一个动作就是打爆他的卵蛋。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说实话,每当我用这句话开头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上过的作文课,这
句开头已经成为我一个经典的开篇文章。可惜我们那个快要进棺材的老学究一直没有发现这句话的精彩,这一直让
我遗憾终生。


  那天晚上,老爸照例没有回家,而我也照例来到老妈的床上。经过我们多次的压迫与被压迫,老妈早就习惯了
我的无耻。她很自然的就脱光了衣服,我也很自然的就骑在她身上。


  雨天办事就是他妈的爽。我的鸡巴刚插到老妈的洞里抽动了没几下,我就狂吼着射出来。我十分不满意我这次
的表现,准备着先歇息一会然后继续努力。


  可是这该死的贼老天把声音弄的那么响作甚,我和老妈居然没有听见老爸开门的声音。给怎么形容老爸看见我
们在床上的表情呢。


  其实女人最怕两种男人——闷骚型和畜生型。闷骚型的男人让别的男人讨厌,畜生型的男人让别的女人讨厌。
闷骚型的男人和畜生型的男人争吵,结果不言而遇。但要是两个畜生型的男人相遇呢?干脆套句老话——两强相遇
勇者胜。


  我和老爸就是这种结局。论勇敢他不是我的对手。事情发展到最后,老爸以一个从此失踪的结果来抗议我的胜
利。


  对于老爸,我没有更多的感情。他除了在老妈身上发泄的时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以外,就没有别的深刻印象留
给我了。不过,少了他经济上的援助,我们的日子开始过的紧巴巴的。这种日子一直到我真正的混成老大才得到缓
和。


  一直到现在,我仍然没有结婚。当然,身边的女人我是不缺的。我就这样一直保持和老妈的不正常关系,我不
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可是有开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是吗?